新娘禮車童工悲歌 東莞鞋廠13歲少年猝死

來自雲南偏鄉的13歲少年李有斌,日前在他工作的東租禮車莞鞋廠大門口猝死,直到12月5日整起事件才由《南方都市報》揭露,讓中國的童工問題再次浮上檯面。租禮車令人惋惜的是,李有斌的親人曾向鞋廠求助數小時之久、而非直接將他送醫。等到廠方人員願意掏錢資助,租禮車李原本還有氣息的身軀,早已租禮車僵硬冰冷。

來自窮困偏鄉的少年

李有斌來自少數民族群聚的雲南德宏自治州,奶奶因病癱瘓、爸爸年初胃病過世,有斌租禮車雖然只是個13歲的孩子,但作為家裡唯一的男子,也只得輟學工作養家。經過人力派遣公司介紹,他9月遠租禮車赴離家約1500公里的東莞,拿著名為「陶富華」的四川成年男子的假身份,在當地的日暉鞋廠找了份差事。

根據《南方都市報》報導,李租禮車有斌雖然年紀很小,但他「皮膚黝黑、長租禮車相老成」,外表跟「陶富華」證件上的照片確有幾分類似。無論是人力派租禮車遣公司知法犯法,亦或者是鞋廠方面審核不實,總之李有斌就在這間每日必須上工10到12小時的單位待了下來,在生產線上付出大量勞動。

沒做滿3個月 扣7成薪資

根據李有租禮車斌的母親回憶,孩子不久前才打電話回家說「工作太累了、熬不住、想租禮車辭職」,但人力派遣公司說一定要工作滿3個月,否則之前的工資就會被扣除70%。經濟拮据的租禮車李家當然沒有本錢讓公司扣,有租禮車斌也只得繼續撐下去。11月16日晚上10時許,有斌的室友下班租禮車後發現他昏倒在床上,怎麼晃租禮車也叫不醒,趕緊通知有斌也在東莞工作的叔公。

強撐工作 租禮車疑似過勞猝死

有斌的叔公趕來後,發現有斌的鼻孔已經滲血,租禮車無法言語。因為自己身上只剩幾十塊人民幣,又租禮車聽說醫院的收費很高,因此叔公並未打電話叫救護租禮車車,而是抱著孩子往鞋廠討救兵。鞋廠保安先租禮車後聯繫人力派遣公司的負責人與鞋廠老闆,但都聯絡不上。直到凌晨二時許,租禮車鞋廠方面的工作人員才趕到保安處,掏出兩百塊鈔票要叔公送孩子去醫院。但此時有斌已經渾身僵硬、手腳冰涼,死在鞋廠租禮車大門附近的牆角。

有斌的遺體目前仍停放在東莞市殯儀館,因為他的家屬還在跟鞋廠協商賠償事宜。租禮車有斌的家人希望非法僱用童工的鞋廠,按照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租禮車收入的二十倍做一次性賠償,但鞋廠方面租禮車卻質疑有斌謊報年齡,目前租禮車僅願表達遺憾。《南方都市報》稱,因雙方均未將此事上報,東租禮車莞政府目前也沒有介入調查。

中國租禮車曾簽署《就業最低年齡公約》

根據《國際勞工公約》的《第租禮車十五號公約》(有關開始就業最低年租禮車齡公約)第二條第三項規定:「(開始就業或工作之)最低年齡不應低於完成強迫教育所需之年齡,更不應低於十五歲。」該公約經中國全國人租禮車大常委會於1998年批准,而且還特別聲明「在租禮車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土內及中華人民共和國註冊的運輸工具上就業或者工作的最低年齡為16 週歲」。

但關懷勞工權益的《中國租禮車勞工通訊》發現,中國目前仍存在大量輟學後從事經濟活租禮車動的兒童,尤其在廣東、浙租禮車江、福建等東南部經濟發達地區最為常見。童工幾乎都是來自經濟落後地區的貧困家庭, 雖然中租禮車國訂有《禁止使用童工規定》等法律,但執法部門查禁的行動並不積極,偏鄉大量的童工供給與資方對童工的大量需求,也讓童工問題在社會結構上難以根除。

租禮車工問題仍是中國難解之痛

根據《中國勞工通訊》於2006年實地訪查的結果,證明租禮車工廠或家庭作坊大量僱用童工的狀況確實租禮車存在。由於童工的配合租禮車度高、工資較低,資方也免去幫童工保險等支出,在技術要租禮車求較低的產業確實也喜歡僱用童工。8年過去了,童工傷病的新聞仍不時出現在陸租禮車媒版面,而今東莞鞋廠的一具13歲冰冷屍體,能讓中國社租禮車會看到多少童工及其家庭的悲哀,又租禮車有多少童工為大量僱用中國勞動力的台商產業效力?

在無數Made in China的沈默字體之下,讓人不租禮車禁想問。

結婚禮車出租新娘車南部租禮車在地租車商務接送戲劇拍攝保證最便宜租租禮車貴退差價

您訂的是北部車嗎?若車輛臨時拋錨.租禮車司機睡過頭.找不到路.更甚或您租禮車訂的車不到.您要上北部索賠嗎?請務必選擇南部在地商家,保證租禮車您的權益

https://www.love5920.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