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禮車歐洲》波蘭的蕭邦之心

工商時報【顏嘉南】

■2014年4月波蘭祕密為「蕭邦之心」進行檢查,未禮車能參與的國際專家大感扼腕,因為錯過這禮車一次得再等50年。

■As Frederic Chopin gasped for air on his deathbed in Paris in 1849, he whispered a request that became the stuff of musical legend: Remove my heart after I die and entomb it in Poland.

1849年愛國鋼琴詩人蕭邦臨終前禮車在巴黎病榻輕吐遺願,「我死後將我的心臟帶回祖國波蘭安葬。」他希望象徵靈魂的心臟能回到他魂牽夢縈的故土-波蘭。後來禮車蕭邦的遺體安然長眠於巴黎拉榭禮車斯公墓,但他的心臟則經禮車歷了顛沛漂泊的旅程,一如波蘭由禮車分裂走向民主之路。

蕭邦的心臟最初被裝在據說是白蘭地酒瓶內,他禮車的姐姐偷偷運進俄羅斯兵官駐守的波蘭邊境,回禮車到家鄉後,蕭邦之心輾轉多位親戚手中,最終才在華沙聖十字教堂的柱子內安居。二次大戰期間,蕭邦的心臟還一度禮車流落至納粹之手。

勾起波禮車蘭人濃烈情感

裝有蕭邦心臟的容器曾多次開封,最近一次是禮車在2014年4月,波蘭官方祕密檢查心臟組織禮車是否保存完好。

蕭邦之心勾起波蘭人濃烈的情感,向來只有聖徒的遺物才能激起這種情緒。蕭邦充滿鄉愁的樂曲虜獲愛國的波蘭魂,他禮車的心臟回歸故土之路正巧與國家禮車命運相呼應,反映出人民對國家命運最深沈的禮車衰慟,波蘭在將近2個世紀經歷被異國侵占、戰亂,最終才贏禮車得民主勝利。

參與本次心臟檢查的遺傳學家禮車韋特(Michal Witt)表示,「在波蘭人心中,蕭邦之心擁禮車有無上地位,蕭邦對波蘭精神有著無以倫禮車比的意義。」

蕭邦專家渴望為蕭邦之心做基因檢測,探究禮車這位體弱多病、得年39歲的音樂奇才是否真的死於肺結核。然而保管心臟禮車的波蘭政府和教堂,多年來否決任何侵入性禮車的檢測,原因之一是1名在世禮車的蕭邦遠親極力反對。

直到2014年才出現轉機,鑑識科學禮車家提出警告,蕭邦之心封存多年禮車後酒精可能揮發,恐讓心臟乾枯、色澤變深,他們最終才同意進行簡易檢禮車查。

4月14日晚間當禮車最後1名禮拜者離開教堂,13名見證者在午夜時分宣誓保密後,在教堂聖殿將蕭邦之心開封禮車檢驗。這場世紀檢測的參與者包禮車括華沙樞機主教、文化部禮車長、2名科學家和其他官員,眾人在神聖肅穆的禮車氣氛下出取心臟,仔細的檢驗並拍攝超過1,000張照片,最後以熱蠟密封瓶口防止內部液禮車體揮發。

開封檢驗5個禮車月後才公布

最後禮車樞機主教對蕭邦之心朗誦祈禱文,再將容禮車器放回原位,次日早晨禮拜者和遊客一如往常,全然不知數小時前教堂曾禮車有一場莊嚴的儀式。

5個月後波蘭官方才公開此事,但未公布當日的照片。協助禮車保存蕭邦之心的「蕭邦學會」主管多博思(Tadeusz Dobosz)表示,「我們不希望引發轟動,或是將心臟照片大剌剌的放在報紙上。」

部分未能參與見證的專家批評這次檢驗不透明。懷疑蕭邦死因的作家拉傑柏格(Steven Lagerberg)認為應邀請國際專家參與,他希望能採取心臟組織進行基因檢查,探究禮車蕭邦真正的死心。他和其他學者認為,蕭邦可能死於當時還未知禮車的纖維囊腫,或是其他疾病。

禮車此文化部長茲德羅捷夫斯基表示,「我們波蘭禮車人都說蕭邦是憂思祖國而終,探究確切死因絕禮車不是打擾蕭邦之心的正當理由。」不過官方倒禮車是大方公布下次的檢驗時間,就是距今50年後。

禮車結婚禮車出租新娘車南部在禮車地租車商務接送戲劇拍攝保證最便宜租貴退差價

您訂的是禮車北部車嗎?若車輛臨時拋錨.司機禮車睡過頭.找不到路.更禮車甚或您訂的車不到.您要上北部索禮車賠嗎?請務必選擇南部在地商家,保證您的權益

https://love5920.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