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禮車〈賞鳥看熱鬧也看門道〉之八 假如我是一隻鳥 做一隻鳥,究竟是怎樣的「感覺」呢?

總有那麼一些時候,我會禁不住想望自己變成了一隻飛鳥,就像卡夫卡筆下的推銷員薩姆沙那樣,一覺醒來發現自己已經蛻變成了一隻蠡蟲。

也許你會問,我會想變成怎樣的一隻鳥呢?

坦白說,以前我沒有十分清楚思慮過,只是單純想望自己能夠變成一隻鳥,租禮車一隻會飛翔的鳥—現在想一想,也許是一隻天未亮就搶著早起,歌聲婉轉溫暖的白頭翁;或者總是藏身在灌叢裏認真唱歌的小鷦鷯;也或許是一隻在三月清晨山區暖暖微風中,一邊清聲啾叫,一邊不徐不疾緩緩盤桓藍天的大冠鷲吧。

如果變成了一隻鳥,我還會是原來那個「我」嗎?如果變成了一隻鳥,我還會「認得」自己嗎?我還會「思想」,還擁有原來一樣的「感覺」嗎?變成了鳥,我就不會再有「孤單」的感覺了嗎?如果答案是否定的,我仍然還會想變成一隻鳥嗎?

哪一天,如果我真的蛻變成了一隻鳥,我的「感覺」會變得怎樣呢?我在心裏思忖著。雖然我再也不能說話,卻能隨意歌唱,大聲唱出心中租禮車以前一直唱不會、唱不來的那首歌。雖然我再也不能走路,卻能緊緊抓牢樹枝用一隻腳站著睡覺。以前不敢吃生魚片,現在卻是一整條魚,連鱗帶刺,活生生囫圇吞下去。

租禮車人與鳥,這般的不一樣,卻也那般地相似。有朝一日,我能有機會,跨越那一條看不見、但似乎又摸得著的人鳥演化鴻溝嗎?告訴我,當一隻鳥的「感覺」如何呢?

鳥兒跟我們人一樣,擁有視覺、聽覺、觸覺、味覺與嗅覺,五種感官。雖然如此,每一種鳥兒的「感覺」並不盡然相同,就像我們人一樣,但也有一些共同的特性,彼此串通。

那麼,不妨就讓我們一起來探討看看:「做」一隻鳥,究竟是怎樣的「感覺」?跟做「人」又有什麼不同?我經常這麼問自己,相信你也會。

果子成熟時,人類總是比鳥兒晚了一步。為什麼呢?

如果我們家院子種有什麼果樹,或是曾經下鄉逛過農家果園,你會發現每次樹上果實成熟時,經常總是歎息比鳥兒晚了一步,只因手腳慢了半拍就沒得吃了,心裏不免嘀咕:「咦,這些鳥兒怎麼知道果子成熟了?」「怎麼又知道哪一粒可口呢?」

日常生活經驗中,也經常聽見有人這麼說:「放心,鳥吃過的一定好吃。」或者「你看,蓮霧落滿地,連鳥都不吃咧,一定澀的。」

這些都是事實。

每次走在野地裏,看見鳥兒在蔓草枯葉中,挑撿自己「獨愛」的草籽穀粒,毫不猶疑;在樹枝上啄食果實,也是單挑熟的軟的,很少下錯箸。若說鳥類覓食並不租禮車依賴嗅覺與味覺,實在讓人很難相信。這時候我倘若「白目」不識趣,一臉認真地表示,鳥兒的嗅覺並不靈光,味覺也不怎麼樣,一定有人聽了大不以為然,也許還會狠狠瞪我一眼。

鳥兒到底有沒有味覺或嗅覺,鳥學專家歷經無數的爭辯,目前仍然還是有一些些爭執。不過一般而言,禽鳥對於味覺與嗅覺的依賴,大大不如我們人類,這是可以肯定的。鳥類雖然擁有嗅腺體,除了少數幾種—譬如又叫「奇異鳥」的鷸鴕或專吃腐食的北美禿鷲—絕大部分的鼻子,嗅覺平平,與嗅覺息息相關的味覺亦然。

我們可以說,無論是城市或野地裏的鳥兒,牠們尋找食物的時候,靠的主要是「視」覺與「觸」覺。這兩種感官,鳥類非常發達,甚至超越人類許多。

禽鳥能夠「聞」也能「嗅」嗎?

就大部分海鳥而言,這個問題的答案是肯定的。問問那些辛苦討海人就知道,只要有腐敗租禮車的魚體或內臟之類,漂散在海面上,很快地就會有大群的海鳥從天邊聚集過來,我們有十足的把握,推斷這些鳥兒都是被人類聞不到的「氣味」吸引了過來。曾經在基隆港拍過黑鷹,在大溪漁港拍過燕鷗的人,多少會同意這段話。

鳥類的嗅覺,這個題目一向少為鳥類研究者所重視。直到最近幾十年,才有了一些有趣的發現。

現在我們都知道了,很多在遠離陸地浪濤洶湧的大海上討生活的海鳥,譬如信天翁、暴風鸌以及海鸚,都擁有不錯的嗅覺能力。還有,紐西蘭的夜行性禽鳥「奇異鳥」鷸鴕,最喜歡吃的就是地裏頭的蚯蚓,依靠的就是長長嘴喙尖端的鼻租禮車孔來偵測。鷸鴕不會飛,卻擁有超強的嗅覺,在野鳥世界裏算是一個特例。科學家做過實驗,將含有強烈氣味的餌埋在地下數英吋深處,鷸鴕不費多大氣力就找到了,如果沒有氣味的餌,租禮車鷸鴕就略過不覺,偵測不到。

一般而言,夜行性鳥類的嗅覺比日行性鳥類靈敏。

也直到最近,我們才算確定占去了所有鳥種一半以上的鶯雀類,譬如大家所熟悉的黑枕藍鶲、白頭翁,綠繡眼等等,都缺乏或僅有極微弱的偵測氣味的能力。科學家所提出的「證據」是:這些鳥兒大腦中掌管嗅覺的腦葉,比租禮車起哺乳動物以及那些具有嗅覺能力禽鳥的腦葉,微小了許多。所以,很多人認為被人類的手撫摸過的小鳥,會遭親鳥棄養,這樣的觀念其實不正確。但我這樣說,絕非有意鼓勵大家隨便伸手觸摸任何巢中幼雛。我想,你我也都不喜歡任何陌生人,隨意伸手摸捏我們搖籃裏的嬰兒吧。

儘管這些鳥兒的嗅覺腦葉或許微小不足道,很多資料與實驗卻也顯示,有些鶯雀鳥種仍然具有偵測某些氣味的能力,非但不遜於兔子老鼠,而且懂得應用到日常生活裏。

舉個例子來說,歐洲椋鳥有時候會揀選一些含有某種氣味的植物做為巢材,這些植物的氣味可以抑制細菌的生長,也可以防止寄生虱卵的孵化。巢裏面一旦有虱子寄生,一窩的雛鳥,大概有四隻會損失一隻。

我們也都知道,有些鳥類以腐食為生,牠們的謀生伎倆就端賴一管「好鼻獅」。科學家做過實驗,將食物腐爛後發出的「臭氣」灌入有裂縫的管子中,不久就會有一群禿鷲,從六十五公里外陸陸續續聚集了過來,在管子裂口租禮車的上空,垂涎盤桓。北美洲紅頭禿鷲常常就這樣翱翔高空,憑著比一般鳥類更租禮車為敏銳的嗅覺,耐心而貪婪地尋找下一餐。不過卻也不是所有的禿鷲皆如此,歐洲禿鷲依賴的卻是視覺。還有,我們經常看見落到地面上來,一跳一躍,四處覓食的喜鵲,也能嗅出我們看不見聞不到的腐肉氣味。這些鳥類所喜愛的「美味」,卻常常引發我們厭惡與噁心的感覺。

簡單地說,鳥兒究竟有沒有嗅覺,依鳥種的不同而有別,我們無法一概而論,只是就絕大多數鳥種而言,若非沒有嗅覺,就是嗅覺頗為微弱。鳥類的嗅覺在五種感官中最為不發達—至少,這是目前我們所知道的。

有些鳥類的嗅覺,不僅用來覓食,也可以幫助「定位」

科學家也在金絲雀、鴿子、各種野鴨,以及家裏養的雞身上做實驗,發現這些鳥兒也都具有偵測與分辨氣味的能力。舉個例來說,每逢繁殖季,綠頭公鴨「雄赳赳氣昂昂」,一副掩不住發情興奮的表現,大半都是受到母鴨身上發出某種氣味的刺激。

除了信天翁之外,長相有點類似海鷗的管鼻鸌,在茫茫大海上輕易就可偵測到淡淡的魚油氣味。眾海鳥中體形可謂最小的海燕,經常遠在二十五公里之外,就可以「嗅」到一大群蝦蟹的氣息。蝦蟹之類的甲殼類動物雖然活動於水面下,牠們發出的氣味一旦散發至空氣中,即使在遙遠地方,海燕輕易即可嗅覺。

一般咸信海燕跟海鸚一樣,都是依賴嗅覺幫助定位,辨尋巢穴,所以牠們也多半逆著風飛回家。科學家就做過這樣一個實驗,將某些海燕的嗅覺神經暫時封閉,結果這些海燕就找不到巢了,另外沒有被堵塞的海租禮車燕則毫無困難地回到了家。

鳥類進食時,「食而無味」抑是「津津有味」?

這是很有趣的一個問題。

就人類來講,味覺的存在,主要用來分辨「酸、甜、苦、鹹」四種基本味道,從最強到最弱之間,層次分級,相當細微,再加上感應範圍更寬廣的嗅覺,兩者相輔相助,構成了十分複雜而精細,甚至精緻的「味感」。品酒師,就是最好的例子。

地球上所有脊椎動物,主要的味覺器官就是「味蕾」。人類的味蕾大部分分布在舌頭上面,以及上喉嚨內壁。舌頭上的,肉眼就可看見。數一數人類的味蕾,大概在九千至一萬粒之間。兔子比人類更多,一萬七千,鼠類比兔子差了一點,只有一萬二千。雖說飲食是一種習慣,不過想想人類對待食物的挑剔,烹飪進食的講究,基本上似乎多少受到了那九千多粒味蕾的「影響」。

至於鳥類,味感的構造就簡單多了。

一般鳥兒,平均大概在二十五至七十粒之間。舉個例來說,日本鵪鶉有六十粒,鴿子四十粒,家裏養的雞更少,三十粒不到,只有二十四;鸚鵡倒是例外但並不意外,可以高達四百粒。鸚鵡的舌頭是由幾片舌骨合構而成,外面再包裹一層肉墊,比一般鳥類更為靈活。意外的是,到處吃個不停的綠頭鴨,嘴裏的味蕾竟也跟鸚鵡一樣數目,不過這樣的「特例」畢竟不多。綠頭鴨的味蕾並非分布在舌頭,而是分散在口腔內壁與嘴喙尖端。

一般鳥類味蕾,主要布置在咽喉與口腔上側柔軟部分,以及舌頭較柔軟的後部。有些鳥種,嘴喙周邊租禮車也會布有一些味蕾。科學家認為,鳥兒的味蕾所以布置在口腔後方,大概是用來幫助鳥兒做「最後的決定」—入口的食物是否要吞下去。

迄今,科學家對於人類味覺的功能尚未完全了解;對於鳥類,知道的更是只有一點點。科學家從實驗中發現,有些鳥兒對於「苦」味與「甜」味的反應,少到幾乎沒有,然而鴿子、山雀、鵪鶉以及雞,只要帶有苦味的都不吃,蜂鳥則顯然偏愛甜食,而且對甜度十分敏感,但是「甜」對於專吃穀粒的鳥兒就沒有什麼誘惑力了。至於「酸」,僅僅微乎其微的量,鳥兒立刻就可以感應得到,只是容忍的程度有別。

至於食物或水,如果摻了鹽巴,一般鳥兒就不怎麼喜歡了。那麼,生活大洋中的海鳥怎麼辦?怎麼解決飲水問題呢?喝海水不是很危險嗎?相信這是很多人都想知道的問題,我將在下面另闢一段說明。

鳥類不似人類,一般正常進食時候,食物停留口腔內以及喉嚨的時間極其短暫,再加上嗅覺多半不怎麼靈光,吃東西對牠們來講,吃對食物填飽肚皮,比講究好不好吃更重要,更有意義。人類「食不厭精,膾不厭細」,食物停留在口內與喉嚨時的感受,往往是食慾滿足與否的關鍵。

當我們在野地裏看見鳥兒覓食,表現出只對某種或某些食物的「偏好」時,往往並非「口味」問題。鳥兒所以選擇或不選擇某種食物,通常是因為那種食物比較容易獲取,競爭較少,或是因為嘴喙長得就是適合吃那樣的食租禮車物,或是這些食物含有日常租禮車所需的營養。

一言以蔽之,禽鳥有味覺,但是很「粗糙」,主要功能應該是用來分辨食物「適合不適合」吞進肚子裏,而非滿足「口慾」。

鳥類不喜歡鹽巴,那麼海鳥如何解決飲水問題?

茫茫大海,放眼到處都是水,卻是沒有一滴可以入嘴。

海鳥中有許多鳥種,譬如信天翁以及鸌科鳥種,一旦租禮車飛上天空,大概好幾個月,甚至幾年,不斷翱翔大海之上不再落地。你不免會問:「那,牠們喝什麼呢?」答案是「海水」。你一定又會問:「喝海水,怎麼活?」

喝海水,只會愈喝愈渴。

請讓我用簡白的話來說明這個道理。就以我們人來說,海水所含有的鹽濃度比人體內的要高出許多,當我們喝下了大量海水,腎臟為了將過多鹽分排出體外,每喝一公升的海水,大概需一點五公升的淡水來「沖洗」,大量「用水」結租禮車果就會造成體內組織脫水。脫水如果持續不斷,最後就會喪命。用科學術語來說,這是「滲透失衡」後所引發的一連串結果。

鳥類腎臟功能大不如我們哺乳類動物,為了排除體內過多鹽分,勢必需要更多淡水,工作壓力更重。鳥兒為了維持體內的「滲透平衡」,如果光靠腎臟獨力工作,很快地租禮車難免步上死亡一途。

所幸,這類海鳥擁有一套自己獨特的「排鹽」系統。

海鳥排鹽,主要依靠的就是所謂的「鹽腺體」,又稱「鼻鹽腺」。鹽腺體位於眼窩之內或上方淺淺的窪穴中,科學家大約在六十年前才從鸕鶿身上發現。鼻鹽腺主要排出的是濃縮的「氯化鈉」,氯化鈉就是海水鹽中主要的成分,也是我們烹飪時重要調味料。

簡單地說,海鳥先將血液中過多的鹽分,經過看似簡單其實複雜的生化租禮車過程,經由鹽腺體排入鼻管,再以激烈甩頭(你大概看過海鳥甩頭的有趣模樣吧)或「打噴嚏」的方式,將這些濃縮液體由鼻孔排出體外。沒有鹽腺體,海鳥就無法在大海中覓食與喝水。海鳥能夠在茫茫汪洋中生存下來,正如俗話常說的,「一枝草仔,一點露」—只要那麼一點露,一根小草就可以活下來了。不過如果有所選擇,我相信海鳥寧願喝淡水不喝海水,因為排鹽過程頗為消耗精力。

你知道嗎?海鷗一天喝進的海水量,相當於人喝了二加侖的海水租禮車一樣。人喝了這麼多海水,還能活嗎?

鳥嘴看似堅硬,其實比人類的兩片嘴唇還要敏感

確實,談來談去,鳥類的「觸覺」也很少有人說起。

鳥兒租禮車身上確實有很多地方,散布有各租禮車式各樣的觸覺感應體,亦即「觸覺小體」(或謂「觸蕾」)。這些觸蕾不僅分布在腳掌、嘴喙等無毛區域,也分布在舌頭,以及每根羽毛基部的周遭。

位於羽毛租禮車基部周遭的觸覺小體,猶如我們人身上各種不同「皮膚受器」的神經末梢,不僅租禮車讓鳥兒可以感應身上羽毛的存在,也讓鳥兒飛行時可以偵測到空氣流動的變化,翅膀就能立即做出種種適當的反應與調整。

相信很多人多少都有抓過雞,甚至撫摸小鳥的經驗,當我們才剛剛將手伸出去,只見鳥兒第一個反應,應當就是人類所謂屬於心理方面的「駭怕」或「惶恐」,接著一旦碰觸,鳥兒身軀立刻產生激烈反應,顯然鳥兒一身羽毛可以敏銳「感應」外來的碰觸。

腳掌、嘴喙以及舌頭等處,都是鳥類跟外界接觸最頻繁的部分。有了觸蕾,鳥類的腳或掌不但得以感覺「冷熱」,也能感受「疼痛」,然而因為神經分布稀少,對於極端冰冷的感覺就沒有那般敏銳了。

你知道嗎?當鳥兒停棲枝頭或在地面閉目養息,也都依賴腳上觸蕾在敵人侵近之前就感應到震動,及 時逃避危險。專家說,這些觸蕾甚至有助於求偶時的展炫。很多人都相信,籠中鳥能夠「預感」我們人類感應不到的地震,這樣的「超能力」似乎有幾分道理。又如朱雀的觸蕾,甚至能夠感應到聽覺範圍之外的租禮車低頻聲音—換句話說,朱雀的腳能夠「聽」租禮車到別的鳥兒聽不見的聲響。

再看看許多不同的鳥種,嘴喙與舌頭的觸感因為覓食習慣的不同,敏銳程度也不一。在樹幹上辛辛苦苦鑿洞找蟲吃的啄木鳥;天黑了還把嘴喙埋在泥灘裏,彷彿裁縫針般一上一下努力探食的大小濱鷸;還有一張嘴猶如機關槍,左右來回掃射,在爛泥中拚命撈食的鴨子—是的,大家吃飯靠的都是一張「嘴」,本事卻是各自不同。

不少鳥種,譬如五色鳥、夜鷹或鶲科鳥類,嘴喙基部都長有明顯鬚狀剛毛,鳥學專家認為這些鳥類都喜歡吃蟲,剛毛可以保護眼睛,免於受到掙扎扭動的蟲蟲傷害,同時也可能類似貓犬的觸鬚,具有感應作用。

最後,容我提醒大家一個常見的野鳥動作,也許可以租禮車讓我們對於鳥兒的「觸覺」有更進一步的省思。時不時,我們經常看見鳥兒突然舉起腳爪,彷彿狗狗一般,急速抓搔身上羽毛底下的某一區塊,雖然我們從鳥兒的臉上看不出來,不過那應該就是鳥兒對於看不見的皮上寄生蟲,或是什麼外來「刺激」的反應吧—你說,那是不是一種「觸覺」?

鳥兒有耳朵嗎?在哪裏?

有。鳥類的確有一雙好耳朵,只是能聽到的跟我們不盡相同。

鳥類的耳朵也是一樣分成「外耳」、「中耳」與「內耳」三部分,但缺乏像似人或貓狗那樣向外突出的「耳廓」。較少接觸鳥類的人,往往因此以為鳥兒沒有耳朵。其實鳥的耳朵通常就位於眼睛後方,稍低之處。因為沒有耳廓,看起來就像有人拿了鑿子在鳥兒腦殼上鑿了一個奇怪的「洞」,乍看空空洞洞,一般就稱為「耳孔」。鳥的耳孔平常總是被一些羽毛遮覆著,看不見。

耳廓具有租禮車導引聲音進入耳內的功能,鳥兒卻少了這麼一個有用的身體「零件」,不免讓人覺得奇怪。其實鳥兒沒有耳廓,是有原因的。

我們知道鳥兒飛起來極快,就拿游隼這樣的猛禽為例,當牠對準獵物高高俯衝而下的那一刻,租禮車時速可以高達三百公里以上,想一想,產生的風阻將有多大?如果牠們的耳朵有兩片像狗耳一般的耳廓,快速急飛下,風切過時又會產生多少的噪音?如果你有騎過機車的經驗,就知道那樣的噪音是怎樣的噪音。那時,一心一意準備獵食的游隼,恐怕什麼聲音也聽不見了。

為了減少這些噪音,全世界絕大部分的鳥種,除了極少數例外,都以絨毛將耳孔遮蓋起來,這些特殊絨毛可以降低、甚至阻絕風的咆哮,這麼一來鳥兒就可以聽到「更為重要」的聲音了—就這麼說吧,鳥兒的耳孔覆蓋了絨毛,好比我們在野外收錄鳥音,常用黑色海綿將麥克風包裹起來,道租禮車理一樣的。

鳥的耳朵能夠「聽」到什麼?

無可否認,鳥是所有動物中最善於發聲的,所以鳥兒同時擁有很好的聽力,一點不讓人驚訝。仔細想想,鳥兒追求伴侶或宣示領土時的鳴唱,親子間互相連繫的呼喚,敵害來襲時的偵測與互通警報,覓食時的交換消息,這些種種的鳴唱與呼叫,鳥兒之間如果彼此都「聽」不到,那麼鳥兒的發聲就失去了意義。

大體上,鳥類與人類的聽覺範圍相差並不大,不過鳥類比我們更能精確鎖定聲源,並且分辨人類無法區別的聲音。租禮車每到春天,百鳥爭鳴,鳥兒依然能夠在眾聲喧譁中單獨挑出某一隻的聲音。我沒去過南極,不過每次看見影片裏上萬隻企鵝麇集一起,噪聲衝天,光是看著都眼花撩亂,企鵝媽媽卻能單憑叫聲,在無數看起來都長得一模一樣的企鵝群中找到自己的孩子,除了佩服驚人的「聽功」,企鵝媽媽一心尋子的「執著」,更是令人動容無語。

合理地說,鳥類能夠聽到的聲音範疇,大概就是牠們能夠發出的聲音範圍。我們人類的聽力範圍,大概在二十赫茲與一萬七千赫茲之間,鳥類則在三十四與二萬九千之間。許多嬌租禮車小鳴雀不但能夠唱出、也能夠聽到比人類所能聽到更高頻率的聲音,然而就聽不見我們人類,輕易可以聽見的幾個較低的八度音。

譬如歐洲椋鳥與家麻雀的租禮車高頻聽力大概與人類不相上下,但是低頻就不行,一旦低過六百五十赫茲就「失聰」了,然而岩鴿與我們家裏養的雞,卻能聽到我們人聽不見的低頻。還有我們都知道,啄木鳥能夠聽見藏身樹幹內蟲蟲活動的聲音,那些聲音人耳聽不見,不過拿聽診器附上樹身,就一清二楚了。

鳥的耳朵除了「聽」,還有什麼「特殊」功能?

除了「聽」,鳥兒的耳朵跟我們人一樣,也具有「平衡」的功能,讓鳥兒無論站著,或跑或跳,還是單腳棲立枝頭或者鼓翅而飛,都能保持身體平衡。不過,「聽租禮車聞」與「平衡」這兩個結構是分開的,各不相同。

租禮車我們知道,聲音經由外、中耳傳入內耳,內耳的聽覺毛細胞再將聲波轉換成大腦可以辨讀的訊號—我們就「聽」見了聲音。毛細胞一旦受損,聽力就會受到影響,甚至造成耳聾,因為人的毛細胞沒有再生能力。然而鳥類的聽力如果受損,毛細胞卻能夠再生,聽力仍有復原希望。

我們說過,鳥類的聽力解析度比我們好,聽到的「細節」比我們多,不僅如此,牠們的聽力也比我們更「快」。換句話說,我們人類需要二十分之一秒才能辨聽一個音,禽鳥只要二百分之一秒就聽出來了,也就是說,當我們只能聽到一個音的時候,鳥兒已經聽見了十個不同的音。難怪有人說,給鳥兒一小段音樂,牠可以分辨出那是巴哈還是史特拉汶斯基。

鳴雀憑著敏銳過人的聽力,只要聽見別的鳥兒開口歌唱,就知道牠是「誰」。貓頭鷹更是天賦異稟,在沒有星光的黑暗中捕獵,單憑耳朵,無需藉助半點眼力,一樣有所斬獲。

貓頭鷹的耳朵不僅一邊高一邊低,而且租禮車大小有異,孔外更有一片可以開闔自如的肉瓣,接受聲音的時間因此產生差別,雖然相差只有三千萬分之一秒,但已足夠讓貓頭鷹分辨出獵物來自左邊或右邊,也能判別獵物位置的高低上下。小獵物一旦不幸遇上了貓頭鷹,即使「安靜得像一隻老鼠」,再不甘心恐怕也只有束手待斃。

在野鳥世界裏,有兩種鳥的「聽功」獨樹一幟,一是南美洲的油鴟,一是在東南亞製造「燕窩」的小雨燕。這兩種鳥都住在巖窟裏,牠們像蝙蝠一般利用回音幫助飛行,而非覓食。油鴟常在夜幕低垂後離開巖窟,出外尋覓愛吃的水果,依靠的是嗅覺。油鴟與小雨燕依賴回租禮車音在黝暗巖窟中高速來回穿梭,自由自在,無虞撞上任何障礙。

最近有科學家發現,企鵝在水裏也會利用聲納尋捕獵物。

「視覺」,是鳥類賴以為生五感中最重要的一環

不知道你有沒有跟猛禽近距離四目接觸的經驗?相信即使多次之後,依然會被牠銳利狂野的眼神所震懾。

也許傳說與故事難免有幾分誇張,然而有些猛禽的視力確實有人的八倍之強,我親眼看過體形不到臺灣紅隼一半的灰背隼,遠在二、三百公尺外就可以鎖定在空中飛翔的蜻蜓。不過,嬌小的雀形目鳥類亦不遑多讓,信不信由你,伯勞鳥在一百四十公尺外,就能看到忙著嗡嗡採蜜的黃蜂。

說起來大部分的哺乳類動物,尤其在夜間討生活的動物,主要經由「氣味」和「聲音」來感覺外在的世界,禽鳥每天的生活卻必須大量租禮車依靠「視覺」,畢竟大部分的鳥類都在白晝活動,沒有好眼力,生活必然困難重重。眼睛,就是鳥的生命。一隻瞎了眼睛的鳥兒,我不知道牠如何在野地裏生存下去。

鳥的眼睛雖「小」,「學問」卻很大

說鳥的眼睛很「小」,其實不然,若以頭顱大小比例而言,可以說比人類的更「大」,有些貓頭鷹或鷹隼的「小」眼睛,實際就租禮車跟我們人的一樣大,雖然頭顱比我們小很多。下次有機會不妨多注意,看看我說的對不對。

鳥的租禮車視覺解析能力高於人類甚多,譬如鷹隼看到的比人更「細微」,大概有二、三倍,不過大半鳥類因為眼睛位置的關係,看東西卻缺乏人類擁有的「視覺深度」。

人的眼睛可以察覺自身與物,以及物與物之間的距離,而產生遠近的感覺。人看東西是用兩隻眼睛同時觀看,但因為兩眼視野有重疊,左右兩眼所看到的物像並不全然一樣,這微小的差異亦即所謂的「視差」。大腦接收到左右兩張不同影像組合後,就會產生立體感。你可以試著一次遮一隻眼睛,輪流觀視看看。

非猛禽鳥類的兩眼,大多分置左右兩側,固然租禮車增加了視野的廣度,易於偵測四面八方的動靜,但也因為重疊不足而缺乏立體深度。溪邊的河鳥以及許多濱鳥,常見頭部不斷上下搗點,尤其有敵人接近時候,科學家認為這都是為了彌補單眼視覺的缺憾。

這樣的鳥種為了提高防衛能力,逐漸發展出一套很不一樣的視覺。長相酷似彩鷸的丘鷸,兩隻大眼就長在腦殼後段,視野因此達到了三百六十度全方位,不管敵人哪裏來都難逃牠的眼睛,而且又因為極接近頭頂,甚至具有「防空」能力,即使當牠把嘴喙插進泥淖覓食時,想要從背後嚇牠一下,門都沒有。

算一算,鳥兒的眼睛占去了小小頭殼大半的空間,剩餘的就不足以再容納用來操控眼睛的肌肉,眼球只能固定在眼窩中,無法像人一般隨意轉動,若想變換視野只租禮車有依靠「轉頭」。所以,我們常見枝頭小鳥不斷左顧右盼,不是沒有原因的。貓頭鷹的轉頭本事更是高強,輕易就可以轉租禮車出二百七十度的大視野—那是因為貓頭鷹的頸椎骨頭共有十四節,我們人類只有七節,轉起來當然大大不如貓頭鷹了。這樣厲害的頸子,不僅讓貓頭鷹「看」到了各個角度,也「聽」到了各個角度。

又,譬如擅於擬態保護自己的綠小鷺或栗小鷺,也是十分奇特,當牠們舉起又尖又長的嘴喙垂直指向天空的時候,眼睛卻仍然能夠保持正常的水平視角,緊盯著一步一步靠近的敵人,準備隨時反應。

鳥兒看到的世界是「彩色」,還是「黑白」呢?

是的,鳥兒看到的世界是彩色的。

不過鳥眼所看見的色彩,跟我們人所看見的並不完全相同—因為,鳥還能夠看見人眼看不見的紫租禮車外光線。簡單地說,鳥能看見的比人更「多」,而且更「細」。這個上世紀七○年代的發現,大大改變了人類對鳥類行為的認識與了解,姑且讓我舉幾個例子來說明這個事實:「看不看得見紫外線,世界完全不一樣了。」

很多時候我走過空曠的大草原,心裏經常納悶何以最近租禮車看不見半隻田鼠出沒,然而低空中依舊有澤鷂一心專注,在草原上方來回巡弋。我知道田鼠猶如小狗狗,會以尿液標示牠在深草中走過的痕跡,可是大約十七年前,科學家才發現田鼠的尿液會反射出紫外光線,澤鷂在半空中一眼就看見了,這時我才恍然大悟,以後再看澤鷂這樣的行為,就不會再覺得沒有道理了。

每次看見親鳥辛苦銜著一嘴蟲蟲,急急忙忙趕回巢窠,面對一張張飢餓的大嘴,我總不免好奇牠會先餵食哪一隻呢?大半的鳥種,誰叫得最大聲,嘴巴開得最大,誰就有蟲吃。當然,雛鳥個子的「大小」也會影響親鳥的決定,雖然不必然弱小的才得餵食,而且有時候正好相反,長得愈大,吃得愈多。

除此之外,「色彩」往往也是關鍵。雛鳥喙緣與頭部顏色愈是鮮亮,愈容易「刺激」親鳥餵食。三年前有西班牙科學家發現,體重輕的幼雛額頭反射的紫外光比體重較重的更租禮車多,經過反覆實驗之後,證實小鳥的營養狀態,也可以從紫外線反射的多寡表示出來—反射較多的小鳥,獲得餵食的次數也就較多。

北美黑頭山雀有個歐洲親戚叫做「藍山雀」,好久以來藍山雀在人類的眼睛裏,一直公母難分。有一組瑞典谷騰堡大學的科學家,發覺藍山雀彼此辨認雌雄卻是一點問題也沒有。道理很簡單,因為雄鳥頭頂有一撮羽毛會反射強烈紫外光,雌鳥就沒有了。人類所以無法分辨山雀公母,就是因為人的眼睛看不見紫外光,但山雀自己就看得一清二楚了。這個發現,或許可以幫助我們解開一點「鳥兒如何分辨雌雄」的困惑。

幾年前科學家更進一步發現以往一直被認為外形「雌雄不分」的許多鳴雀鳥種,(譬如連雀、家燕與雲雀),事實上百分租禮車之九十以上「雌雄有別」,因為現在我們知道了,有些租禮車鳥兒身上的羽毛會反射紫外光,而且鳥兒區辨色彩(包括紫外光線)的能力比人類更強。對鳥兒來說,誰是公的誰是母的,在牠們自己眼裏清清楚楚—藍山雀母鳥,確實偏愛頭頂能夠發出「看不見」的明亮色彩的公鳥。

不過科學家最後的租禮車結論是,藍山雀只是個特例。事實上大自然中沒有幾種鳥類在吸引異性、選擇伴侶時,單單只憑紫外光反射的有無,並無其他的視覺暗示。科學家說,大體而言,紫外光的反射只不過更「加強」了我們人眼已經看到的「色相」罷了。不少鳥類確租禮車實偏愛「比較陽光」的公鳥,那是因為公鳥原來就擁有一身亮眼的羽氅,而非僅僅因為紫外光線的反射,不過紫外線的反射絕對有加分作用。

是的,長久以來我們人類一直好奇,如果人也能像鳥一樣飛翔,會是怎樣的感覺呢?如今,更有趣的問題也許是—假如我們也能像鳥一樣地「看」,這世界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租結婚禮車出租新娘車南部在地租車商務租禮車接送戲劇拍攝保證最便宜租貴退差價

您訂的是北部車嗎?若車輛臨時拋錨.司機睡過頭.找不到路.更甚或您訂的車不到.您要上北部索賠嗎?請務必選擇南部在地商家,保證您的權益

https://www.love5920.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