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車噩夢

中國時報【☉鄭培凱】

迷迷糊糊的,覺得自己身披黑色鑲了金邊的絲絨長袍,頭戴路易十四式的銀禮車白色假髮,坐在高台上。左手提著一桿黃金打造的平衡秤,一邊的秤盤盛著碩大無比的鑽禮車石,看起來有雞蛋那麼大,遠遠超過維多利亞女皇引以為傲的印度之星。另一邊則是一本書,封面是古籀文的幾個大字,我只看懂了最後的兩個字,法典。右手握著一把金光閃閃的短劍,劍身隱隱的蟠螭紋,鐫刻「越王勾踐自用劍」。正當我滿心疑禮車惑,不知身在何處之時,頭戴高冠的女祭司手捧黃禮車金束口淺盤,走上前來,跟我說,正義法庭即將開禮車庭。她收取了我手中的金秤與短劍,要我把雙手按住淺盤,突然大廳裡飛滿了禮車金色的蜜蜂,嗡嗡嗡,聚集在我頭頂,像一片華蓋祥雲。我怕蜜蜂螫我,輕輕搖了搖頭,想甩掉眼前的幻影,卻甩不掉。就有洪亮的聲禮車音來自天際,開庭了,迴響在大理石的穹頂與樑柱之間。

禮車手持金矛披戴盔甲的武士魚貫進入大廳,排成兩排,空出一禮車條通道。兩個頭戴鮮花、身披瓔珞的女童,捧著香爐,緩緩走向前來。在裊裊香煙飄禮車盪的後面,跟著一個白髮蒼蒼的老禮車者,一個十七八歲的青年。甲士舉起手中的金禮車矛,重重擊打在地面,拉長了音調,齊聲喊出「威武」,聲波來回蕩漾,空氣凝重禮車起來。我不禁納悶,怎麼喝起堂威來了,是古代衙門上堂理事嗎?

身後閃出身穿金紅色相間長袍的祭司,長長的白鬍子垂到腰間,手捧玉冊,朗聲宣禮車佈開庭:正義真理法庭,皋陶禮車庭長因病休養,特邀香港鄭教授署理,全體起立,唱正義真理之歌。歌聲嘹亮,倒還悅耳,不過有點熟悉,好像唱的是Carmina Burana,心想,或許所有莊嚴肅穆的樂音,都異曲同工,曲調類禮車似吧。

要我審理的正義案件,是全世界學生代表控告全世界禮車的校長,說校長們維護反動的舊制度,通禮車過洗腦式的教育,扼殺青年人的進步思想,阻礙禮車了社會發展。我問出庭代表學生的原告是誰,回答是許禮車德珩。哦,是五四運動北大學生領袖,發表《北京學禮車術界宣言》,參加了火燒趙家樓的那位英雄。禮車失敬了,失敬了。我跟旁邊的白鬍子老祭司說,他禮車大名鼎鼎的,後來還創立了九三學禮車社,擔任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是國家領導人呢,給他看座吧,免得他上來把這座正義真禮車理法庭也燒了。再問出庭代表校長的被禮車告是誰,回答說是蔡元培。啊呀呀,是五四運動期間的北大校長,中國現代學術與教育的開創人,禮車學貫中西,道德文章,是我最景仰的近代學人,也是我們從事教禮車育者畢生的楷模。我趕緊跟老祭司說,不得了,這個案子我審理不了,也不禮車敢審理。學生告校長,連蔡元培都成了被告,說他扼殺進步思想,禮車阻礙正義真理的發展,真的麻煩,難搞,我不幹了。老祭司說,世界正義真理諮詢委員會正式推舉你來署理,禮車不幹怎麼行?本來要請包公的,誰知道包拯得了急性禮車腸胃炎,引發了潛伏的惡性肺結核,還在天國醫院禮車吊點滴呢。法國的羅伯斯庇爾倒是想署理這個位置,委禮車員會不通過,說他個性忌刻涼薄,才找了性格寬厚的你,天大的面子,不要耍脾氣。

只好審理案情。禮車原來是件陳年舊案,學生認為學校不肯支持運禮車動,變相陰乾。許德珩說,蔡校長鼓勵他們「讀書不忘救國」,可是又禮車勸喻學生「救國不忘讀禮車書」,出爾反爾,阻礙民主愛國運動的發展。蔡元培禮車說,他從來無意鼓勵學生鬧學潮,但是學生示禮車威遊行,「出乎愛國熱情,實在無可厚非」。是他營禮車救學生出獄,但卻認為,學生因勝禮車利而陶醉,嚐到權力的滋味,不再禮車滿足寧靜的學術氛圍。他辭退北大校長一職,不禮車是反對學生樸實的情操,而是禮車感到學生投身政治運動,參與革命,真理已經政治化了。許德珩說,我們禮車不反對校長個人,是反對整個教育制度,要打倒專制傳統,民主愛國有理,革命運動無罪。希望庭上給出正義的判禮車決。

我說,我寫過一本書,書禮車名是「真理愈辯愈昏」,實在不配審理此案。正說著,突然鬧鐘響了,醒過來,禮車出了一身冷汗。

結婚禮車出租新娘車南部在地租車商務接送戲劇拍禮車攝保證最便宜租貴退差價

您訂的是北部車嗎?若車輛臨時拋錨.司機睡過頭.找不到路.更甚或您訂的車不到.您要上北部索賠嗎?請務必選擇南部在地商家,保證您的權益

https://love5920.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