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車出租下一站,暫停!? 從十方樂集、TC音樂節劃下休止符談起

近期兩個音樂圈消息震撼了樂迷——“Taiwan Connection”音樂節宣布下一租禮車屆停演!台灣現代音樂堡壘的「十方樂集」宣布轉型縮編!兩個分別經營十年與數十年的優秀音樂活動與團隊,為什麼在這個時刻租禮車選擇暫停?探究其中因由:重視物質更勝心靈的藝文土壤難種新果實,資源短缺也難挹注其生存;而在高倡文創產業的今天,藝術一窩蜂往通俗與同質性走的情況,租禮車也逐漸犧牲了前瞻性與獨特性的空間,租禮車這些現況,似乎也是聲聲警鐘,讓我們不得不正視。

十方樂集年度公演

2014/12/13 19:30 台北 東吳大學松怡租禮車

INFO 02-25935811

Taiwan Connection音租禮車樂節—《偉大》

2014/12/3 19:30 臺南文化租禮車中心演藝廳

2014/12/5 19:30 台北 國家音樂廳

INFO 02-23223132

很少有團隊像「十方樂集」一樣,以「複合名詞」來介紹自己。這個名詞代表的不僅是表演團體、專業的演奏空間,還包括一個愛樂者可以交換理念的咖啡館。但從另一個角度看租禮車來,多年來以現代音樂為職志,發表國內外經典作品、藉音樂會傳達最新資訊……他們的堅持,早已讓「十方樂集」成為現代音樂的代名詞。然而毫無預警地,團長徐伯年卻淡淡宣布,他們已無法再繼續堅持下去……

長達數十年的開墾該有條康莊大道吧!但他竟嘆氣地說:「這種不安已經有兩、三年了,看到前面的路愈來愈窄,我該怎麼辦? 」

現代音樂的經營原本就不容易,它的挑戰性我們或許稍租禮車稍可以理解,可是突如其來,每年歲末樂迷期待的音樂節“Taiwan Connection”竟也爆出了下屆停演消息。看見總監胡乃元聲明稿中解釋著:「暫停的消息來得很突然,聯想到是否出了什麼事?」大家也不禁要問,不管現代或古典,優秀的演出團體不約而同地走這一步,這其中,究竟出了什麼事?

土壤不對 種不租禮車起新果實

由小提琴家胡乃元與公益平台文化基金會董事長嚴長壽發起的“Taiwan Connection”(以下簡稱TC)以連結在海內外發展的華裔音樂家返台演出為號召,從小型室內樂一路做到大型室內樂團。團員即使來自四面八方,但在舞台上一起做音樂的向心力,是相當令人動容的。但是單靠燃燒熱情,終究無法解決潛藏的危機。胡乃元說:「做了十年的音樂推廣,我們也發現每年只做一次,力量著實租禮車單薄。這一年耕耘出的成果,等到下一年,似乎又得從零開始,而之前努力的並無法累聚。」再加上演出前音樂家們總有臨時租禮車狀況無法參加,讓他害怕如此週而復始的工作,只是像薛西弗斯般地疲憊又徒勞無功。

有時候是出了台北,票房就推不動;但更令人氣餒的是無論在哪裡演出,所有的租禮車事情都得要重來。徐伯年認為:「原因在於整個社會的藝文土壤不對,種不起來。大家比較在意的是物質上的東西,而對精緻的藝術沒有需求。」

租禮車徐伯年表示在台灣,現代音樂算是古典音樂的小眾,幾乎沒有買家。若要音樂向前推進而不是原地踏步,最大的買家應該是政府,也就是說,研發與創新應該由政府支持,只要是受歡迎的事物自然就會群起效仿、造成流行,而當流行興起的一刻,這個點子就舊了,於是就得再回到源頭發想。問題是,我們的環境並沒有如此的良性循環。他直租禮車言,每年申請扶植團隊的補助,就得面對各式各樣的質問,這些租禮車質問不僅讓他感到不受尊重,常常還問得他啼笑皆非。

制度 讓人進退兩難

仔細檢視租禮車這個制度,徐伯年說:「我相信是好意。成立租禮車樂團的初衷就是要做音樂,但後來發現有錢可以拿,就紛紛去申請。然而拿了經費後就開始要求擴充、增加業績。如此下去就會產生市場考量。但如果每租禮車個團隊都按這個模式之後,思維就租禮車會往同一個方向。同質性愈來愈強、被逼得愈來愈大、愈來愈依賴經費,到最後完全陷入一個泥沼當中。」為了要衝到一個程度,每個團就需要花很多時間做各種申請、核銷、執行的書面報告,做得愈漂亮拿的錢愈多,但花費這些功夫不但跟音樂會沒有關係,真正做出的藝術性有多少,更值得商榷。於是,在這循環當中,音樂家愈來愈沒有士氣,而當連謀生都要另外想辦法時,又有多少精神能夠花在藝術上?

再者,在高倡文創產業的今天,藝術一窩蜂往通俗與同質性走的狀況,導致逐漸犧牲了前瞻性與獨特性的空間。徐伯年疾呼:「不是每項藝術都能夠租禮車變成產業!」上游研發,第二階段是製造,第三才是行銷,每個階租禮車段都必須要分層,不能要求每個藝術家都去行銷。他舉例:「就像蚵仔麵線、滷肉飯、義大利麵都到夜市擺攤,現在連法國菜都要求到夜市,怎麼看得出各自的特色來?」

租禮車觀TC的組成單位,原本就是來自各地的華裔音樂家。千里迢迢回國的樂手沒有問題,反到是任職國內公立樂團的團員,竟面臨了被市議員質詢租禮車到外面「兼差」的爭議,引發軒然大波。於是,音樂家們明明能夠在舞台上恣意租禮車揮灑、表現媲美國外知名樂團,卻因公務體系的規定而顯得綁手租禮車綁腳,更讓音樂節的處境進退維谷。事實上,國外樂團很鼓勵團員在不影響工作情況下,參與別的節目,如此當他們回到原來工作崗位時,便能有重振精神的感覺。可是就算音樂家脫離樂團束縛,仿效歐洲自由音樂家的模式,完租禮車全以演出場次計算薪水,在台灣目前的環租禮車境,恐怕也難以生存。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再將範圍擴大,團隊的活力來源,也跟資源的多寡有關。胡乃元說:「很多好的古典音樂並不適合在大場地演租禮車奏,所以我們想『從小做到大』,可以在小規模的地方呈現音樂裡很細緻的美。這並不太符租禮車合經濟效益,但為了落實這樣的理租禮車念,我們必須仰賴外界的贊助支持,否則單靠一般校園租禮車支付的費用,和實際演出所需相差太遠。」即租禮車使募款辛苦,但聽完TC的音樂會後,每年總有主動表示願意長期支持的企業。諷刺的是,如果拿這些贊助,與邀請外國天團來台演出一場的經費相比,就會知道那個懸殊的差異,只能使人欷噓。

比起一場天團的降臨,TC十一年來不但聚集了音樂家,足跡也遍及台東、花蓮、屏東、台南、彰化……演出地點從操場、樹下、禮堂租禮車到音樂廳,以音樂貢獻社會外,也提供了獎學金,推薦國內優秀音樂人才到義大利音樂節學習、表演。但這份工作單靠個人是不夠的。「做得到好音樂很租禮車高興,但為了要做到這個理想,我也付出了代價。」為了TC音樂節,胡乃元每半年的時間就得花在其中,大量的行政工作、繁瑣的雜務讓他幾乎無法靜下心來。即使音樂節結束後,前半年可租禮車以回到自己原來的狀態,但練琴時時被中斷加上身體狀況等,實在折煞了一位應該在舞台上發光發熱的演奏家。

聽見歷史 聽見警鐘

TC音樂節舉行了十一年,「十方樂集」則是扎根在這片土地上,度過了無數個三百六十五天。徐伯年回憶:「很多台灣音樂的故事都發生在這裡。」因為演出、錄音、講座,甚至在十方舉辦的現代音樂論壇,這個地方就像音樂圈的據點一樣,時常出入著吳丁連、張己任、賴德和、楊聰賢等樂壇重量級前輩。與徐伯年私交租禮車甚篤的李泰祥,生前常坐在咖啡館的一隅聊天、討論、為樂團寫曲;已逝作曲家盧炎當年也常到那兒打發時間,後來更在十方舉行婚禮、辦自助餐會讓大家開心灑花。回想這二、三十年,徐伯租禮車年驕傲地表示:「這個過程我獲得很多經驗,甚至我可以說,台灣很多現租禮車代音樂演奏經驗累積在『十方』之中。如果過三、五十年回來租禮車看台灣這個時代留下什麼東西,那麼『十方』就要不停地被提到。」租禮車就算現在,他仍能輕易召租禮車集幾十位作曲家共同發展創意,不管是資深學者,或是租禮車年輕新秀。

所幸,十方樂集並非完全結束,但放棄了國家的補助,等於放棄了一年兩、三百萬的經費。下了這個決定後,他們縮小樂團、減少行政,以兩、三人簡單機租禮車動的方式深入到巷口、音樂廳、里民活動中心、學校音樂班等地與大眾結合。雖然不能再主動辦大型音樂會,還是想辦法將美的現代音樂帶給大家。而TC音樂節雖然暫停,卻不排除以TC名義各自發展、接觸偏鄉、將音樂家送到國外音樂租禮車節,在能力範圍下做規劃。將大團打散成個人,兩個團隊都以「轉型」的方式,選擇投入當地繼續活動。即使惋惜,但至少不是終結,不過不能不注租禮車意的,是他們所敲響的警鐘!

租禮車化的耕耘養成是很花時間的,是醞釀多年後回頭、才能發現當代成果的。歐美投注龐大資金在表演藝術上,就是希望取得文化上的優勢,接著帶動其他產業來厚實租禮車國力。如果只求立竿見影,那麼即使再多時間過去,絢爛的煙火也只剩一地灰燼。大環境是大家造成的,但要改進也需要大家的力量;想要什麼樣租禮車的未來?那就要看看,我們創造了什麼樣的現在。

結婚禮車出租租禮車新娘車南部在地租車商務接送戲劇拍攝保證最便宜租貴退差價

您訂的是北部車嗎?若車輛臨時拋錨.司機睡過頭.找不到路.更甚或您訂的車不到.您要上北部索賠嗎?請務必選擇南部在地商家,保證您的權益

https://love5920.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