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車馮光遠:身為倡議者,我不在意得多少票

選戰進入倒數,台北市的選戰也更趨白熱化,連、柯陣營分別舉辦大型遊行,另一位台北市長候選租禮車人馮光遠則維持原本的宣傳步調,進行街頭短講和網路租禮車串聯。許多人好奇「如果你與柯文哲的得租禮車票總和大於連勝文,但是最後卻由連勝文當租禮車選,你有什麼感想?」馮光遠表示,租禮車自己從來沒想過這個問題,「我不在意拿多少票,身為一名拋出政見的倡議者,是要告訴2016年的候選人:租禮車如果將來出來參選的人,不提出實際政見,是會被租禮車選民恥笑和質疑的。」

馮光遠:批評爛政客無用,就該取而代之

無論是在《沃草》與「台大PTT鄉民有約」、「市長給問嗎!最後一役」政策問答大亂鬥,兩場網路提問直播,馮光遠都是第一個接招的租禮車台北市長候選人,在國寶級白租禮車目的搞笑形象之後,馮光遠自言自己一路走來,做了租禮車很多吃力不討好的事情,租禮車例如1993年撰寫《中國時報》人間副刊〈給我報報〉專欄,諷刺涉嫌偽造外國學歷的國民黨籍宜蘭縣長候選人租禮車張軍堂;到去(2013)租禮車年與憲法133實踐聯盟(後改組為憲政公民團)以「擁核租禮車危害後世、阻修集遊惡法」等九個理租禮車由,推動罷免國民黨籍立法委員吳育昇,「KUSO政治文化的商機,後來被王偉忠等人賺走;憲法133罷免吳育昇沒成功,租禮車但是現在有割闌尾計畫再接再厲。」馮光遠表示,「即使成功租禮車未必在我,但我想當一租禮車名倡議者,示範給大家看:事情可以這樣做。」

馮光遠以無黨籍素人身分,投入台北市長選舉,不免有人詢問「請問,你是來亂的租禮車嗎?」馮光遠面對這類的問題,總是詼諧租禮車反問「台北市是我搞亂的租禮車嗎?不是嘛。我來,是來撥亂反正的,不是來亂的。」他表示自己擔任媒體人多租禮車年,早已厭煩批評時政卻形同狗吠火車,因此主張「批評無用就取而代之」,呼籲青年出來競選里長,也是基於相同的心租禮車情。

這次租禮車台北市長選舉共有七組候選人參選,創下歷史租禮車上最高紀錄,許多人都引頸期盼選戰租禮車的走向。面對《沃草》記者詢問「如果你與柯文哲的得票總和大於連勝文,但是最後卻由連租禮車勝文當選,會有什麼感想?」租禮車馮光遠表示,自己從來沒想過這個問題,「假如最後差了多少票,讓呼聲高的人沒辦法當租禮車選,難道支持我的選民還有我的問題?難道我們要切腹謝罪嗎?」他認為,若選舉公平進行,接受多數決的結租禮車果,也是民主的精神之租禮車一。

選戰的辯論核心應是政見

回顧今年四租禮車月時,連、柯陣營尚未租禮車提出政見,就已經互相叫陣要辯論,「我覺得很好笑,兩個沒有提出政見的人,要如何針對台北市政進行辯論?」馮光遠表示,他從宣布競選開始,就不斷提出政見,例如先行拋出「代租租禮車代管、以租代建」的政策,其他候選人也陸續提出租禮車解決台北市居住問題的政見,引發大眾熱烈討論,「我現在看的租禮車是2016年,如果將來出來租禮車參選的人,不提出實際政見,是會被選民恥笑和質疑的。」

租禮車問到「選舉完畢後有什麼計畫?」馮光遠表示自己會繼續當個文化人,與朋友共租禮車同編寫舞台劇、發掘好漫畫,而他租禮車最想保留的,是替他架設網站、發想政見、規劃行程的競選團隊,「他們是很有租禮車創意、才能的一群人,也會是很好的市政顧問。」

租禮車否介意自己提出的政策、輔選的租禮車團隊被別人延攬?馮光遠指出,一項好的政見應該由「對的團隊」來執行,而不是「我的團隊」的專利,只要市民仍能夠享受到福租禮車利,就有達到效果,「這次選舉保證金新台幣200萬租禮車元,就算是收不回來,我也已經做到公共性極大化。」

租結婚租禮車禮車出租新娘車南部在租禮車地租車商務接送戲劇拍攝保證最便宜租貴退差價

您訂的是北部車嗎?若車輛臨時拋錨.司機睡過租禮車頭.找不到路.更甚或您訂的車不到.租禮車您要上北部索賠嗎?請務必選擇南部在租禮車地商家,保證您的權益

https://love5920.com.tw/